当前位置:  首页 >   集团动态   >   行业新闻 行业新闻
中国标准化学术委员会举办第一期学术沙龙

——中外标准化组织管理与实践(四)

发布时间: 2018-05-25 15:07:50   发稿部门:杂志社  

    2018年1月1日施行的新《标准化法》对于提升产品和服务质量、促进科学技术进步、提高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意义重大。新《标准化法》确立了政府与市场共同配置标准资源的原则,这在中国是一个新的起点。以美国、日本和欧盟为代表的西方发达国家早已建立了适应市场经济的标准化工作体系,在法律法规、管理体制、运行机制、标准体制、监督制约机制和政府财政支持等方面达到了非常完善的阶段。其标准已经深入到社会经济生活的各个环节,不仅是法律法规的技术支撑,而且是市场准入、契约合同维护、贸易仲裁、合格评定和产品检验的基本依据,起到了提高本国产品竞争力和贸易保护的作用。为了解国外标准化制度、理念和方法,借鉴国外标准化管理和实践经验,促进中国标准化更好发展,《中国标准化》杂志社于2018年5月17日召开了中国标准化学术委员会第一期学术沙龙,沙龙的主题的是中外标准化组织管理与实践。

 

 

    中国标准化学术委员会成立于2017年7月19日,是以《中国标准化》杂志社为依托构建的标准化学术平台,致力于在开展标准化理论创新、服务国家标准化发展战略、研究标准化重大政策措施、推动标准化学科建设和发展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成为中国标准化事业的重要学术智库。本期沙龙为中国标准化学术委员会2018年举办的首次学术沙龙。
沙龙邀请了中国兵器工业标准化研究所副所长麦绿波、中国标准化研究院原副总工程师王平、商务部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安佰生、美国国家标准化机构(ANSI)中国首席代表许方、ASTM国际标准组织中国首席代表刘斐、甲骨文(中国)软件系统有限公司高级总监丁蔚、美国UL公司标准部经理张斯光、中国信息通讯研究院知识产权中心副主任毕春丽8位专家作了主旨发言,来自社会各界的20多位代表参加了此次沙龙,沙龙由中国标准化杂志社副社长兼总编郭凯主持。

  


 

   毕春丽:

   结合今天沙龙的主题,我主要就三个问题和大家进行探讨。首先第一个问题,中国标准化发展之路中的决策能力和人才培养。刚才有位嘉宾说标准化怎么发展,要看决策权在哪儿。那么结合我国标准化发展过程,决策能力也是特别需要考虑的,原ISO主席张晓刚主席曾经给我们讲过一个案例,他说现有的国际标准化组织给中国留的空间很小,其间好不容易争取一个企业去ISO牵头一个技术标准,但他们却承担不起这个标准化的制定能力,没有合适的人员来担任相关的职务,去参加相关的会议,只能委派其他单位的人来做这些工作。所以我个人认为目前我国的产业化发展水平和标准制定水平还有很多不匹配的地方,特别需要加强核心能力的培养,需要加强标准人才的培养。
    第二个问题就是正确看待标准化背后的利益问题。标准化涉及的利益很多,但其中影响最大的还是知识产权问题,它能够直接影响到标准化最后能否顺利制定或者比较顺利制定完。标准中的知识产权问题很复杂,今天不做赘述,但大家不要认为标准知识产权问题只是ICT的事,现在已经影响到了很多垂直行业,比如车联网、物联网等,对于如何协调他们之间的关系,需要我们从更长远的视角,从有利于我国产业健康良性发展的角度来衡量。
    第三个问题说一下团体标准的知识产权能力培育的问题。国家鼓励学会、协会、商会、联合会、产业技术联盟等社会团体协调相关市场主体共同制定满足市场和创新需要的团体标准,所以能制定团体标准的主体非常多,有些社会团体会先制定知识产权政策,然后才去做标准,但有些还没有做,那么当团体标准发展到一定阶段,有利益冲突的时候,到时候应该怎么处理?所以应该加强对这些社会团体进行培育,要让他们从最开始的时候就重视知识产权问题,既要充分保障权利人的利益,又要保证标准的顺利制定和颁布。
欧美的很多标准化组织已经发展了一百多年,有着很成熟的体系。我国新修订的标准化法于2018年1月1日才开始实施,对原有的很多内容都进行了调整,所以在这个发展的过程中,问题还有很多,任重而道远,需要大家共同探讨,挖掘各自的潜力去解决它,同时也应该是大家共同努力的方向,最终来共同推动标准化事业顺利健康的发展。

 


 

    麦绿波:

     目前对标准化领域而言,最重要和最需要关心的是标准制定的质量和使用效果。一件事情要做好和能做好,其逻辑是这样的,首先是这件事的作用意义,接着就是做事的动机,再就是你怎么做,最后是所做事情产生的效果?做好标准化也应该是这样一个逻辑。事情的作用意义是前提,事情没有好的前提,就不可能把它做出令人刮目相看的结果和效果。关于标准化的作用意义现在越来越得到社会的广泛认同,国家高层领导人对标准化也非常重视,对标准作用意义的认识高度很高,也非常深刻。习总书记说:“标准助推创新发展,标准引领时代进步。”从这句话中大家可以看到,有几个重要的关键词“创新发展”、“时代进步”、“引领”都与标准密切相关。再看一看军队高层领导人的认识:“现代战争胜在体系,打的就是标准;赢在设计,靠的也是标准。”标准化在军事领域是硬需要,是事关生死存亡和战争胜负的事。如甲午海战,炮弹口径不标准化,在关键时刻无法装入舰炮,导致悲惨失败。
    国家领导人的讲话已把标准化的重要意义讲得很清楚了。接下来就是我们定标准的动机是否端正的问题,只有动机正确了才会有好的标准制定结果。标准重要是共识的,标准不好用、水平不高的现象也是存在的,有些标准的问题可能与制定标准的动机偏离有关。有些人定标准的动机是为了经费、评职称、报奖等,这使标准的制定偏离了初心,因此,导致标准制定的结果达不到期望的水平和效果。
    今天的沙龙有一些知名和权威的国外标准化机构参加,也想借这个机会听一下国外标准化机构在标准制定动机方面的把控经验。借鉴有效经验,来保证标准制定动机的纯洁性。标准制定动机正确了,才有可能制定出有用、管用、好用的标准。标准有用是指标准有使用的真实需求或必要性,动机被其他目的诱惑或偏离往往就破坏了标准的有用性,将标准制定的用途转向到个人的需要上,导致制定出有形式而没有实质内容的“空壳”标准。
    标准制定工作的有效性,许多是靠体制机制来保证的。关于体制机制,一般是由一个国家的文化、历史、政治、环境等因素决定的,不是简单地全面照抄体制机制就会得到同样的效果,因为国家不同,文化、环境、认识等都不同,在一个国家有效的东西到另一个国家可能就会变化,甚至会是相反的效果。要借鉴的最重要的,正如ASTM的刘总所说的是“本质”,而不是“现象”。关于保证标准制定的水平和作用效果,许总介绍了ANSI重视“正当程序”(Due process);UL的斯光强调的是要为使用定标准,定标准要有明确的使用需求;ORACLE的丁总的认识是通过应用好“良好行为规范”(Code of good practice)来保证制定的动机和质量水平。各位讲得都很好,关键在执行“正当程序”、“良好行为规范”时我们要保证初心不变,不偏离,并真正、认真地去落实,我们的标准制定才会达到所期望的作用和效果。
关于标准的概念,我从学术的角度讲一下。标准从广义上讲是“统一化的约定”。标准是一种约定,不是个人的意志,是大家的约定,这个约定并不是最先进的和技术指标最高的,是技术、经济、适用性等各方面综合最好的。制定标准是为了统一化,标准是标准化的“因”,标准化是标准的“果”,制定好的标准就是为标准化提供好的“因”,是为统一化建立期望的“约定”。
    制定好的标准除了动机正确外,还有就是专家的专业水平要够高,如ASTM的专家专业水平就很高。我担任国际标准化组织(ISO)的项目领袖(PL),主导国际标准制定,期间就发现NIST的许多专家是科学家级的水平。高水平的标准是靠高水平的专家参加制定来保证的。我们现在制定的标准不能说没有专家参与,而是高水平的专家参与不多和不够深。国际标准的制定,高水平的专家和科学家参加的数量和深度是比较好的。今后我们可以探讨一下这方面的问题。